中国沸点网  >   社会  >  正文

怪! 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地上的血是从哪里来的?

评论

 一方声称遭殴打 另一方表明没动手

  新闻线索:昨日,一位女士拨打本报热线反映,称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东黄右学在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处理该所律师朱旭阳涉嫌秘密非法侵占被告支付给该公司50余万元的事宜时,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徐永忠的表弟带人对黄右学进行殴打,将其头部、腰部、鼻子打流血。

  (本报记者 贵晚)8月22日,记者亲临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所在地观山湖区世纪城金源购物中心进行了采访。

  从爆料人冯小姐手机拍摄的照片中可以清晰的看出,一间办公室的地板上洒满了鲜血,不忍目睹;长形沙发上到处都是血,让人根本无法入座;四张茶几上面用于止血的纸巾历历在目,沾满鲜血。

  

怪!_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地上的血是从哪里来的?

 

  

怪!_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地上的血是从哪里来的?

 

  冯小姐讲,这些鲜血都来自于公司股东黄右学被殴打流出的血。回忆起事情的起因,记者看出冯小姐至今还显得心有余悸。

  她说,源于一个叫朱旭阳的律师涉嫌秘密非法侵占被告支付给该公司的50余万元,公司多次派公司员工到贵阳市中院了解本案进展,法官告诉他们,此案已结,被告已支付款项,院判决书上的时间为2016年12月31日,黔坤文化公司未收到任何判决和款项。事后公司派请律师到中院重新调阅资料,才知道此款已被朱旭阳侵占了。为了向朱旭阳追回这50余万元,公司股东黄右学及员工打了无数电话都未接或找各种理由推脱,公司只能向朱旭阳所在单位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反映。于2017年7月27日公司第一次派人到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反映情况,负责人徐永忠回答严肃处理,在2017年8月1日,我公司提交判决材料到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他说“过两天回复”。20天以后,公司未得到任何回复,2017年8月21日再次去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最后答应第二天早上十点,通知朱旭阳到所里解决,同时也通知黄右学2017年8月21日10点赶到事务所进行处理。在等待朱旭阳的过程中,徐主任以黄右学带的人影响他侓所正常办公,涉嫌扰乱工作持序为由报警,北京路派出所的胡警官要求她和黄右学留下等待朱旭阳前来律所处理,其余人员离开徐的办公区域。直到下午三点左右,他们办公室等待朱旭阳,突然进来七、八个人对黄右学进行了殴打,当场将黄右学打倒地流血不止。当场冯小姐报警求救,打人者汪波涛等人听到报警后,汪波涛等人威胁冯小姐,“你敢报警,连你一起打,我们和派出所的关系非常好”,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徐永忠承认汪波涛等人是他喊来的,并说:“是我表弟,你想怎么样?”

  根据冯小姐回忆,警察到出事现场并调取了监控,汪波涛都还在威胁她,记者连线了黄右学。黄右学称,他投资的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因为一桩经济纠纷案件曾经授权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作为诉讼代理,该所指派律师朱旭阳对本案出庭诉讼代理。2016年12月31日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双方进行调解,上诉人刘代黔同意于2017年1月23日偿还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50余万元,刘代黔按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2016)黔01民终3582号将该笔款打给朱旭阳私人账号,朱旭阳没有将该笔款及时转入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而是一直隐瞒不讲占为己用,造成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员工三个月不能领工资吃饭。8月1日,股东黄右学以书面材料向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进行了反映,该所责成朱旭阳退款。直到昨天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也没收到朱旭阳的一分钱的退款。昨天早上10点他根据当初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徐主任的口头承诺,前往坐落在贵阳银海元隆的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协商处理,但朱旭阳并没按约出现。由于又累又饿他就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竟然睡着了。谁知过了几个小时后,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徐永忠竟然叫来他表弟汪波涛等人对他他进行殴打,当场将他头部、腰部、鼻子打伤流血。他的员工小冯当场要求警察对打人者绳之以法,北京路派出所警察将他们双方带回派出所居然声称警方只是提供一个双方调解的一个场所,做笔录后,对受伤的他也不管不问,还对冯小姐吼,凶凶的语气,现场有很多目击者,可见汪包涛说和派出所关系好,是真实的。

  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徐永忠认为上诉人刘代黔退款50余万元是打在朱旭阳私人账上,没有打在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公账上,这只能算是黄右学与朱旭阳私人之间的事,与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无关。鉴于朱旭阳的行为给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带来负面影响,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经过研究做出决定,已经于8月18日将朱旭阳除名。黄右学在8月20日在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办公地点拉横幅,严重影响到律师事务所的声誉,他才报的警。汪包涛既是他表弟也是他客户,20日那天他表弟来找他研究案情刚好碰到黄右学,因为黄右学曾与汪包涛有过经济纠纷,双方一言不合,汪波涛就动手打了黄右学。

  对于徐永忠的说法,黄右学表现出强烈的愤慨。他说,当初朱旭阳办理有关业务时出具的是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的函或介绍信。朱旭阳只不过是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的一个侓师,他信任的是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这个单位,而不是朱旭阳这个人。朱旭阳涉嫌职务侵占贵州黔坤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50余万元是与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经过研究做出决定,已经于8月18日将朱旭阳除名的说法根本就没听说过,针对殴打黄右学的事,汪波涛给予了断然的否决。他说,他以前是做小额贷款的。好几年前,黄右学在六盘水的新世纪房开因为资金链的问题曾向他借过钱,当时用4间门面抵押贷款300万,后来黄右学把法人变更,一直没还。昨天他正好来找徐永忠商量事遇到黄右学,双方发生争吵,但绝没动手打人。 一方声言被殴打,另一方断然拒绝,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地上的血是从哪儿来的呢?

  对于汪波涛的说法,黄右学表示与六盘水的新世纪房开公司有关,不是他个人借贷,公司还在,就请找公司,汪波涛一直说是黄右学个人欠他的,双方僵持不下之后不久,汪波涛就叫了一群人过来对他进行殴打。殴打后汪波涛就告诉他喊来的人,快走,他们报警了。随即离开了贵州圣伦达律师事务所。

  朱旭阳在电话里向记者明确表示,他与黄右学有着长久的经济纠纷,对于涉嫌侵占黄右学50余万元朱旭阳没有否认,而且还振振有词的声称他所欠黄右学不止50余万元,总计有1000多万。

  下午,记者来到北京路派出所出警核实,当天出警的胡警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后记:采访结束,黄右学声称,他应贵州达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徐主任的邀请,前往律师事务所处理该所侓师朱旭阳涉嫌秘密非法侵占被告支付给该公司50余万元的事宜,在该所遭到汪包涛的殴打,他认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殴打,他被殴打,是与贵州达圣伦达律师事务所有关,自己被打后,北京路派出所出警的警察的不作为他将向有关部门反映,一定要讨个说法。第一、我公司员工去贵州达圣伦达律师事务所,因他所余我公司有劳务合作关系,朱旭阳仅为律所派遣的劳务人员;第二、我在律所被打一事为报警且警察到现场将我留下处理(其他员工现离开)后发生,警方涉嫌渎职,失职;第三、第二条的行为人是律所徐永忠的亲属,出事地点在律所办公室。由此可见,警方与律所串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文来源地址:http://www.cbswh.com/news/?1200.html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
热图聚焦
精彩视频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沸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中国沸点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234765998@qq.com

联系我们|chinafeeding.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闽ICP备05003853号-1 统计代码